图片 4

新增用户放缓,女性用户成增长引擎,透过数据看透游戏行业未来

4月2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方显示,首批进口游戏版号已经下发,总数为30个,审批时间为3月29日。其中,游族网络和腾讯的《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网易的《迷室3》、完美世界的《洪潮之焰》获批。此外还包括几部备受瞩目的游戏,例如雷霆互动的《永不言弃:黑洞!》、畅游时代的《英雄传说:星之轨迹》、深圳中青宝互动的《灵魂之桥》。

2018年,手游行业保持着高速的发展,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据行业报告指出,目前中国手游市场已经成为亚洲乃至全球移动游戏规模最大、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2018
年中国将会拥有超过7亿的游戏用户,其中55%以上是手游玩家。今天就对游戏行业进行深入研究。

图片 1

从去年12月29日版号重启到4月1日之间,已下发的11批版号中,每批发放数量从67款到95款不等,目前已有959款游戏获得版号。而在过去下发的版号里,进口游戏迟迟未见踪影,市场也认为这是有关部门大力扶持国产游戏的措施。

电子游戏产业是涉及电子游戏的开发、市场营销和销售的经济领域,其可以分为端游、页游、手游以及最近提出的云游戏,本文主要论述传统端游、页游以及手游的部分。商业模式

原本我们计划在一个月内开始对游戏进行宣发然后上线,但没想到游戏团队已经基本解散了。版号重启后,终于在第八批等来版号的林墨愁容未减,他所在的游戏公司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获得过版号,不少已研发但未能上线的游戏成了尾货。

此次进口游戏版号终于开闸,对腾讯来说,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消息。由于《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商业化受阻,2018年腾讯游戏的收入占比出现了明显下滑。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这次吃鸡游戏仍然没有获得游戏版号,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网络游戏行业企业依靠网络游戏产品进行商业化变现的模式主要包含有偿增值服务模式及流量变现模式。其中有偿增值模式可以理解为游戏的开发商、研发商、运营商等,通过游戏下载以及游戏内付费的形式,来获取盈利的途径。

他向记者表示,这款游戏的团队目前只剩下不到10个人,公司需要重新招募一批美工和设计,预计还需要两三个月才能上线。

2018年的中国游戏行业可谓命途多舛。在最近几家游戏公司发布的年报中可以看到,去年多家游戏公司的业绩和营收都出现了大幅度下滑。身为行业巨头的腾讯,自然逃不过这股寒潮的侵袭。腾讯3月21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腾讯游戏收入为1040亿元,同比增长6%,与2017年32%的增幅相比,回落明显。单季度来看,2018年四季度,腾讯网络游戏收入为241.9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较上一季度下降6%,游戏收入占腾讯总收入的比例下降至33%。

说白了,就是要玩家充值才能获利;另一种是流量变现模式,就是说,当游戏的体量足够大的时候,广告主可以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与网络游戏企业来进行商业合作,向其支付推广费用,从而从此获得流量变现收入。

拿到版号但团队已经解散,这样的故事在游戏版号解冻后已不鲜见。从2018年3月到12月29日,国内游戏厂商经历了整整275天的版号荒。如今,版号已下发十批,892款游戏获得版号,不过,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厂所获数量不如预期。尤其吃鸡游戏《绝地求生》迟迟未能过审,拖累腾讯业绩。

如今,游戏版号虽已恢复发放,但与过去相比,版号下发数量已大幅减少。2017年全年,游戏版号下发数量高达9384款,月均下发数量为700款左右,如今三个月版号总数才抵得上前年一个月的数量。按照目前数量来看,2019年版号下发数量将在3000款左右。

发展阶段

版号重启就像一辆汽车的引擎再启动,游戏行业何时能恢复甚至能否恢复过去的增速,仍是未知之数。

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吴剑发行部高级市场经理徐冠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其实挺多中小型公司都获得了游戏版号,就是像腾讯这样的大公司,拿到的数量不如预期,也不是他们的重点产品。

从游戏行业分析来看,随着硬件技术的提升,以及用户游戏习惯的转变,网络游戏内部结构有较大分化。

游戏版号审批节奏加快,数量却远不如前

在游戏版号缺失限制营收的情况下,腾讯开始寻求新的发展方向。在刚刚落幕的腾讯UP2019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腾讯发布了14款新游戏。腾讯游戏副总裁刘铭表示腾讯游戏将重点发力教育应用、文化传承、科技演进和全球化融合四大布局方向。腾讯旗下热门游戏开始考虑文创方面的合作,例如《王者荣耀》、《天涯明月刀》、《地下城与勇士(DNF)》等游戏均展开与各类文创机构、非遗文化的合作,腾讯还将于4月推出传统公益文化游戏《佳期:踏春》、《子曰诗云》、5月份推出《故宫:口袋宫匠》。腾讯的策略是在细分领域进行更多新品类尝试。

图片 2

自去年12月29日版号重启以来,目前已下发十批版号,每批发放数量从73款到95款不等,目前已有892款游戏获得版号。

数据显示,移动游戏以17年全年约1122.1亿元的营业收入领先,同比增长38.5%,占网络游戏的市场份额达55.8%。客户端游戏营业收入约为696.6亿元,同比上升18.2%,占网络游戏市场比重为34.6%。网页游戏营业收入约为192.3亿元,同比下降14.7%,占网络游戏市场总份额的9.6%。

但与过去相比,目前的版号下发数量已大幅减少。2017年全年,游戏版号下发数量高达9384款,月均下发数量为700款左右,如今三个月版号总数才抵得上前年一个月的数量。按照目前数量来看,2019年版号下发数量将在3000款左右。

图片 3

记者注意到,如今不少游戏公司获得了版号,只是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厂获得的数量不如预期。早前几批版号下发时,有业内人士曾向记者表示,游戏版号是按上报顺序审批,大游戏厂商并非优先审批,不过从目前已下发的十批版号来看,中小厂商明显更受青睐。

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中,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339.6亿元,同比份额继续增加,占比为62.5%;客户端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619.6亿元,同比份额减少,占比28.9%;网页游戏实际销售收入126.5亿元,同比大幅度减少,占比为5.9%;坚挺游戏机游戏市场实际收入10.5亿元,占比为0.5%。

对此,有消息人士表示,考虑到版号停发对中小游戏企业的影响更大,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优先将版号向中小厂商倾斜。

发展特点

由于版号停发近9个月,中宣部版权局需要先清理前期报批的游戏库存,预计库存在5000至7000款不等。有游戏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其在去年6月申报的游戏已经在上个月获批;此外亦有游戏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虽然其游戏资料上报较迟,但也已经获得版号。

游戏用户存量市场形成,新增用户增速放缓,移动游戏市场带动了整体市场营收持续稳定增长,网络游戏行业相关基础设施、技术等迅速发展,游戏玩家群体呈现出广泛化趋势,对游戏产品需求进一步提升。发展空间

此外,在过去十批下发的版号里,进口游戏迟迟未见踪影,市场认为这是有关部门大力扶持国产游戏的措施。

今年游戏行业的结构改善主要出现在供给端,需求端没有明显改善,玩家的兴趣仍然在被其他娱乐形式分流。海外市场是一个新的增长点,但也已经成为“红海”,风险日益提升。

收入下滑,大小游戏公司过冬

游戏版号审批逐步放开

由于版号问题,国内游戏产业在2018年遭遇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在整体收入上的增幅明显放缓,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144.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5.3%。

首先要明白版号是什么东西,说白了,游戏版号就像是一个游戏的身份证一样,有了这个证,游戏才可以被允许开通充值业务,如果没有版号,游戏就只能做内测,就像是腾讯的“刺激战场”一样,不能开通充值服务,最多只能是流量变现的方式,做个广告,收个广告费什么的,但如果在没有版号的情况下游戏收费充值,是违法的。

版号停发对游戏公司的影响不小。以三七互娱为例,其在早前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中表示,因受到版号限制、游戏行业增速整体下滑等因素影响,子公司上海墨鹍研发和发行进度不达预期,导致其主要游戏在2018年第四季度未能上线并产生收入及利润,使得上海墨鹍的经营业绩低于预期,公司对上海墨鹍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导致公司2018年度的利润下降。

2018年多家游戏公司的业绩和营收都出现了大幅度下滑。腾讯3月21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腾讯游戏收入为1040亿元,同比增长6%,与2017年32%的增幅相比,回落明显。可以说,由于版号问题,国内游戏产业在2018年遭遇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可见版号就是游戏运营的生命力。

上海墨鹍成立于2013年,代表作有《全民无双》《择天记》等。2016年,三七互娱以股权转让及增资方式取得上海墨鹍31.57%的股权,次年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作价9.53亿元购买上海墨鹍剩余68.43%的股权。

2017年全年,游戏版号下发数量高达9384款,自从2018年2月到12月,仅仅只有80个游戏获得版号审批,审批下来的版号数量屈指可数,从2018年12月19放开第一批版号起,截止到19年3月底,仅仅有959款游戏获得版号,在今年的4月2日,又自去年2月份以来,首次放开了对外进口30款游戏版号的审批,可以预见到国内游戏行业版号限制逐步放开,游戏行业将逐步回暖。

当时,上海墨鹍承诺,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净利润不低于1.03亿元、1.28亿元及1.68亿元,但实际上该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的净利润为1.09亿元和-4500万元,这导致三七互娱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9.6亿元。

图片 4

不过,在3月18日,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墨鹍发生股权变更,今日头条孙公司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的新股东,三七互娱完全退出,法定代表人亦改为今日头条的高级副总裁张利东。对此,三七互娱方面向记者表示,这是战略考虑和策略调整。

行业增速和空间分析

而对于腾讯和网易两大头部游戏公司来说,版号收紧在2018年的影响已悉数反映在财报上。腾讯日前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其游戏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已下滑至56%,这一数字为腾讯近11年以来的新低,四季度其网络游戏业务收入同比下降0.7%、环比下降6.25%。

迫于压力,各大游戏厂商在过去一年不断寻找新方向,向游戏出海、文创合作、电竞赛事等方面发展。

与腾讯类似,网易游戏对公司的营收贡献率已经从2016年的69%下降至2018年的30%,这一方面是因为其非游戏收入大幅增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网易的游戏收入净增长逐渐下降,2018年同比只有39亿元的增幅。

游戏版号虽已恢复发放,但与过去相比,版号下发数量已大幅减少。2017年全年,游戏版号下发数量高达9384款,月均下发数量为700款左右,如今三个月版号总数才抵得上前年一个月的数量。按照目前数量来看,2019年游戏监管趋严,版号下发数量或将在3000-4000款左右。

除此以外,版号收紧的影响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在游戏企业重组并购上。今年3月,英雄互娱计划借壳赫美集团,深交所就此下发问询函,要求英雄互娱说明公司未取得版号或通过备案审核游戏产品的具体情况,是否对本次交易构成实质性障碍。据记者了解到,版号重启以来英雄互娱至少已获得三个版号,分别是《风物语》《玩具英雄》和《苍蓝前线》。

市场对未来游戏行业的增长空间及驱动力存在分歧。从短期来看,版号抑制部分头部游戏商业化和挤压部分头部产品,19年或迎来恢复性增长;长期来看,技术推动游戏载体和形式变迁。流量红利衰退,商业模式成熟无法避免,游戏行业或长期保持稳定增长。竞争格局

至于刚刚作价298亿注入世纪华通、获有条件通过的盛大游戏暂时未见获得版号,但不排除其通过中介已获得版号,或者代理运营其他游戏公司的项目。据记者了解到,不少游戏公司并不一定以自身公司身份上报游戏,而是通过各地的出版社或中介机构进行申请。

国内游戏行业维持“两超多强”的竞争格局,“两超”是指腾讯和网易两大公司。年报显示,2018年腾讯智能手机游戏收入778亿元,同比增长24%;个人电脑客户端游戏业务录得506亿元收入,下降8%。2018年网易游戏收入达401.9亿元,同比增长10.77%。

吃鸡虽未获批,腾讯游戏开始回暖

在2018年收入前50的产品中,腾讯网易发行的产品收入占比合计达80。6%(其中腾讯游戏收入占比为65.2%)。

此前有观点认为,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的介入将放慢游戏审批的速度,但事实上自版号重启以来审批速度不断加快,目前已基本形成每周一批版号下发的节奏。据记者了解到,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在去年12月7日对首批存在道德风险的网络游戏进行了评议,其主要针对的是舆论关注的热门游戏,并非对所有游戏进行审议。

另一个需要重视的点是中国移动游戏的用户增速有所放缓,但是女性消费者的数量有所增加,2018年相比17年,女性消费者的数量增加的了13.8%。

但目前来看,道德委员会对重点游戏的审批影响较大。腾讯总裁刘炽平日前在腾讯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现在《绝地求生》的版号公司正积极沟通,但没有新的进展,我们未来可能也会对这些游戏进行各种各样的修改,看能不能拿到。

同时可以看到,在女性用户消费前50的游戏类型中,战术竞技类、动作和角色扮演类、模拟/养成类游戏,占到了总收入50%以上。

截至第十批版号下发,腾讯在财报中公布已获得8个版号,包括7款手游及1款PC游戏。据记者了解到,这8款游戏中有4款为腾讯自研,分别是《折扇》和《榫接卯和》两款游戏,以及《浪漫玫瑰园》和《寻仙2》;另外4款游戏则来自合作伙伴,分别是《完美世界》和《龙族幻想》,剩余两款游戏为《银河掠夺者2》和《执剑之刻》,是腾讯极光计划的孵化产品。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在未来游戏行业的关键取胜点在于:如何提升女性玩家的游戏体验;特别是在战术竞技类、动作和角色扮演类、模拟/养成类、卡牌类游戏中提升女性用户体验感。

虽然外界一直期待的吃鸡游戏《绝地求生》至今仍未获批,但版号重启对腾讯来说已经是利好消息,因为其依然能够通过代理运营其他厂商的游戏获利。以《完美世界》为例,这款游戏在今年1月获得版号仅两个月后便由腾讯独代发行上线。根据其研发公司完美世界披露,《完美世界》在头12小时新增用户突破260万人,次日跻身苹果商店免费榜第一,上线4天拿下畅销榜第一。

国金证券在研报中预测,《完美世界》首月流水有望超6亿,全年流水约20亿至30亿。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腾讯与头部游戏厂商一般为七三分账,《完美世界》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腾讯游戏的增长荒。

一年一度的腾讯UP大会是观察腾讯游戏的最好窗口。近观最近几年腾讯在UP大会上发布的新游戏数量来看,版号问题对其影响不小。2017年,腾讯互娱在UP大会上一口气发布31款游戏,但这一数字在2018年和今年已跌落至26款和19款。据记者统计,在今年的新游戏发布会上,只有《龙族幻想》《剑网3指尖江湖》《星露谷物语》已获得版号,其余像《我的起源》《荒野乱斗》《权力的游戏》等热门游戏尚未获批。

事实上,腾讯在去年UP大会上发布的游戏仍有部分尚未获得版号,这些游戏多为进口游戏,如《堡垒之夜》这样的大作,虽然已经取得游戏类文网文证,但版号重启以来一直未能获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去年8月进口游戏文化部备案暂停,至今仍未重启。

好消息是,中宣部版权局正推动有关简化游戏审批流程的工作,例如版号的下发或不再与文网文挂钩。按照此前的规定,一款游戏要先申请到文网文,才能申请游戏ICP许可证,拿到ICP许可证,才能申请版号。但记者留意到,近期一些游戏在未取得文网文的情况下已获得版号,例如网易的《堡垒前线》和天神娱乐的《凯瑞利亚》。